强制扣车?骗高额保费?搅拌车司机想提档 挂靠公司:再交3万

“车险到期了,挂靠的运输公司给俺指定了保险公司,但报的价格实在太高,而且这运输公司除了收费也没啥服务可言,我想把车辆提档转走,公司却要我付3万元的违约金,当时签订挂靠协议时根本没说这事,这不是明摆着坑人吗?”近日,周口一搅拌车车主孙永光向大象陪办求助。孙永光称,目前他的车辆保险、审车均已过期10来天,车辆无法上路,请求大象陪办予以关注。

车主投诉:在公司买了保险不能理赔?

据孙永光介绍,他和合伙人王建强在2019年5月份花费近50万元从第一任车主符先生手中购买了一辆二手水泥罐车,该车在河南快立刻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立刻”公司)挂靠,并签订了相关转让协议。据前任车主符先生称,当年4月份已向运输公司缴纳车辆全险、管理费、GPS续费等全年费用共计3万余元。

孙永光告诉记者,2019年8月份车辆发生事故,他报保险时却发现“快立刻”公司只给车辆购买了交强险,并未买商业险。孙永光向“快立刻”公司反映多次,直至当年11月份运输公司才为其补办了一个“机动车安全统筹单”,即是俗称的“内保”(内部保险)。记者从孙永光提供的电子统筹单看到,统筹人为“河南中廷运输有限公司”,注册地为平顶山市,统筹期限自2019年11月09日零时起至2020年11月08日二十四时止。统筹单中间各统筹费用和合计总费用是“空白项”,并无具体金额。

“给公司交了钱,保险却没买成,后来事故方还起诉了我们,我们只好和运输公司协商,最终交给公司处理了。去年4月份交强险到期时,由于对公司不放心,经过协商我们自己选择了保险公司买了保险。”孙永光告诉记者。

然而,2020年6月份孙永光的车辆又发生了事故,但挂靠公司“快立刻”所购买的“机动车安全统筹单”却拒不理赔。孙永光称,出了事故公司却说“内保”程序麻烦,让用我们自己购买的车辆保险。

车主质疑运输公司合同“藏猫腻” 保险乱收费

今年4月9日,车辆的保险再次到期。“快立刻”公司给孙永光计算应交保险费和管理费等费用合计3万多元,其中交强险、商业险合计24016.63元,管理费2000元、营运证2500元、GPS续费800元、超赔险1010元。孙永光称,“快立刻”公司工作人员为他列的保险费与自己询问保险公司的保费相差数千元。

“快立刻”公司工作人员为孙永光列出保险、管理等费用

孙永光认为“快立刻”公司不诚信,且要价不合理,他们已不堪重负,想把车辆提档转走。然而,该公司告诉他,提档需拿3万元违约金,经过讨价还价,最低也要收取两万六千元才能转走。

“太坑人了,当初我们签合同时根本没说提档违约金的事,合同上也没写。而且挂靠合同有猫腻,说是一式两份,其实我们手中根本没有,只在公司保存一份,当时只让签字也并未写明具体的挂靠费用、违约金等。每年公司让交啥钱我们交啥钱,也没给过收据、发票,收费没见公示,不明细。他们收费太离谱,我们就想安安稳稳跑个车,实在是太难了……”孙永光说。

运输公司称“买错保险” 运管局:将督促整改

4月14日,记者陪同孙永光来到“快立刻”公司,该公司相关负责人李经理找出了与孙永光方签订的挂靠合同,发现具体的挂靠费用和违约金处均是“空白”。对于2019年孙永光车辆未购买商业险的问题,李经理称是“买错保险了”,属于保险公司的责任,当年已将此纠纷处理解决好。

记者联系了前任车主符先生,符先生称,他手中也无第二份合同,当时挂靠公司并没有说明提档需要收取违约金。2019年他转卖车辆前已给公司交了共3万多元,其中含车辆的交强险、商业险及管理费用。

针对孙永光的遭遇,4月14日,记者陪同孙永光来到周口市川汇区道路运输管理局,该局局长孟卫东表示,“快立刻”公司收取的费用有一定程度的“私自加码”问题,例如超赔险1010元自今年起已不需要缴纳,这与周口市行业性收费标准“有出入”。孟卫东称,“我单位营运证办证不收钱”,其他“上检测线、驾驶员教育培训、GPS都是企业自主收费,市场是放开的。”孟卫东表示,就额外增加收费项目、收费不公示等问题将会对运输公司进行督促整改,纠正此类行为。若运输公司仍不整改,将停办相关业务。

据孟卫东介绍,自2014年起,周口市已禁止机动车安全统筹单等“内保”。针对车主和运输公司争执的合同问题,运输管理局原则上“不监管”,车主需自行向运输公司索要合同,双方可以通过仲裁解决。

“目前车辆保险、审验已到期10来天了,公司卡着我们,不交钱无法提档转走车辆,更没法上路运营,谁来保障我们车主的利益呢?”孙永光无奈地说道。他表示,若协商不成,将通过法律程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截至目前,在周口市川汇区运管局的协调下,双方正协商解决。对于此事进展,映象网大象陪办记者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张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