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众人寿、恒大人寿之间的诡异交易

导语:

合众人寿、恒大人寿之间的诡异交易。最近,险企集中披露2022年第4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合众人寿再次秀出糟糕数据。合众人寿2022年累计亏损20.2亿元,已连续8个季度风险综合评级为C类,主要原因为操作风险较大所致。

最近,险企集中披露2022年第4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合众人寿再次秀出糟糕数据。合众人寿2022年累计亏损20.2亿元,已连续8个季度风险综合评级为C类,主要原因为操作风险较大所致。

合众人寿较大的风险,在于向恒大地产集团投资了超过140亿元,随着恒大暴雷,合众人寿也面临损失。但持有合众人寿46%股权的大股东中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发实业”),在此前2021年年报中承诺,将为合众人寿将来从恒大项目退出时的损失买单。

中发实业为何如何慷慨?在年报中,合众人寿称大股东此举是“根据保险行业监管部门关于大股东须担负起维护险资金融资产安全的要求”、“切实保护本公司的利益”。

事实真是如此吗?清流工作室调查发现,中发实业、合众人寿,和恒大地产、恒大人寿之间,存在不少诡异的交易。

合众人寿向恒大地产投出的几笔金额巨大的交易,都发生在2020年,也就是恒大暴雷前夕。2021年初,恒大陆续曝出资金问题,并在下半年全面暴雷。其中在一家双方的合资公司中,持股51%的恒大公司分文未出,只有持股49%的合众人寿一方实缴了18.8亿元。合众人寿持有的一只出资达10亿元“重要基金”,最终投向不明。

同样在2020年,中发实业与恒大持股50%的恒大人寿关系紧密。在合众人寿向恒大地产投资140亿元的同时,恒大旗下的保险企业恒大人寿,可能通过合资公司或者股权质押的形式向中发实业及其项目公司提供资金,因双方未披露这笔交易,暂未知具体交易金额。

与合众人寿相似,恒大人寿把资金投了出去,把亏损留了下来。2021年前三季度,恒大人寿净亏损5.83亿元。目前,恒大人寿暂未披露2022年第4季度偿付能力报告。

合众人寿140亿流向恒大地产

一个已被披露的数据是,截至2021年底,中发实业控制的合众人寿,向恒大集团投资地产项目余额超过140亿元。

合众人寿2021年的年报中提到,合众人寿是通过设立有限合伙企业及收购股权等方式直接或间接投资恒大地产集团相关子公司,此外,合众人寿还通过设立子公司购买恒大地产集团相关物业。截至2021年底,这些涉及恒大的投资形成的资产账面余额为122.3亿元。

2021年恒大地产出现资金流动性困难,合众人寿对这些资产确认了估值损失16.53亿元。但当时的审计机构则表示,对上述资产的可收回性,以及公司账面确认的估值损失,未能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那么,合众人寿是什么时候大手笔投资恒大地产的呢?时间是2020年。

合众人寿持有恒大地产项目的主要平台是四只基金,分别是:

天津龙马领恒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龙马领恒基金”);湖州龙漳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湖州龙漳基金”);湖州龙璟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湖州龙璟基金”);湖州龙重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湖州龙重基金”)。

其中龙马领恒基金可能是为太原恒湃置业有限公司(下称“恒湃置业”)股权转让搭建的一只基金。

恒湃置业于2019年10月设立,最初由恒大旗下公司太原领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太原领恒”)全资持有。同时期太原领恒设立了龙马领恒基金,并于2020年1月将恒湃置业49%股权装入龙马领恒基金,随后在2020年4月将龙马领恒基金转让给合众人寿。

通过上述复杂的股权转让,最终合众人寿间接接盘了恒湃置业49%的股权,恒大系公司太原领恒持有剩余51%股权。

合众人寿接手龙马领恒基金的同时,将该基金的认缴出资基金从3千万元提高到18.81亿元。巧合的是,恒湃置业注册资本超过38亿元,但目前实缴的资本刚好也是18.8亿元。

持有剩余51%股权的太原领恒,究竟有没有出钱?

答案恐怕是没有。恒湃置业2020年、2021年度报告均显示,太原领恒认缴出资额超过19亿元,但实缴出资额为0。目前恒湃置业的实缴出资额18.8亿元,全部由龙马领恒基金也就是合众人寿出资。

合众人寿持有的另一只湖州龙漳基金,注册资本7亿元。该基金也是在2020年受让恒大旗下漳州信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漳州信成”)部分股权,恒大一方认缴出资额8千万元,合众人寿一方认缴出资额超过3千万元。受恒大债务牵连,这家漳州信成公司已经官司缠身,已被下发限制消费令,且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合众人寿持有的另一只湖州龙璟基金,注册资本27亿元。该基金在2020年4月接盘恒大旗下合肥粤祺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合肥粤祺”)49%股权,工商变更当天,这家合肥粤祺公司注册资本从9亿元激增至55亿元。根据2021年年报,合众人寿控制的湖州龙璟基金,实缴合肥粤祺公司27亿元出资额,剩余28亿元由恒大实缴。

无痕投资神秘公司

更值得关注的是合众人寿持有一只出资额为10亿元的湖州龙重基金,被称为投向恒大地产的“主要项目”之一。

不过,目前工商信息中,湖州龙重基金并未对外投资。仅有的一条历史对外投资信息是投向重庆英利辉利置业有限公司(下称“英利辉利置业”)。

诡异的是,工商信息中,英利辉利置业自2010年注册至今,其股东只有一家外资公司Shiny Profit Enterprises Limited,从未出现合众人寿或湖州龙重基金。而湖州龙重基金是否通过参股Shiny Profit Enterprises Limited进行投资,也难以确证。

资料显示,2009年11月11日,Shiny Profit Enterprises Limited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至少在2018年之前是新加坡上市渝企英利国际置业(5DM)的控股子公司。

2017年底,媒体报道恒大旗下的Shengyu (BVI)将收购英利国际置业子公司Shiny Profit Enterprises Limited全部股权的消息,交易作价达32.9亿元。到2018年5月,英利国际置业创始人方明已经退出英利辉利置业公司,恒大高管彭善荣接替其成为新的法定代表人。

目前,彭善荣同时也是恒大地产集团重庆有限公司及恒大多家重庆项目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英利辉利置业的其他多位高管人员,也都是恒大集团重庆地区的员工。英利辉利置业目前的企业电话,与大量的恒大系公司的电话一致。

资料显示,英利辉利置业早年花近7亿元拿下重庆渝中区一块商务金融用地。恒大进场后,又在2020年斥资近6亿元拿下北碚区蔡家组团双碑B分区两个地块,用于建设房地产项目。

不过,这个项目也已经面临资金问题。英利辉利置业目前诉讼缠身,被下发限制消费令,因未偿还400余万元,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信息是,恒大接手英利辉利置业后,该公司被曝出违规将境内外汇转移境外。

据媒体报道,2019年9月国家外汇管理局重庆外汇管理部公布的外汇行政处罚信息显示,重庆英利辉利置业有限公司存在违反外汇登记管理规定的违法违规行为,被处罚款。同时被处罚的有另外几家英利国际置业旗下的公司,重庆凯怡昱商业管理有限公司、重庆雄狮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重庆英利七牌坊置业有限公司。

恒大人寿注资中发项目公司

投资账面余额高达140亿元,合众人寿向恒大地产可谓慷慨。与此同时,恒大系也通过自家的险企“投桃报李”,时间同样是2020年。

合众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合众科技”)是合众人寿早年设立的一家全资子公司。2019年9月,合众人寿将子公司合众科技100%股权转让给中发实业,后者是合众人寿的第一大股东。

中发实业入场后,又在2020年1月14日,拉来新的股东深圳市富涌谷汇和投资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富涌投资”),合众科技因此获得增资,注册资本从原来的7千余万增加到1.35亿元。此外,中发实业还在2020年8月将所持合众科技的股权出质给富涌投资,至今仍显示有效。

新入股的神秘资方富涌投资,背后是谁?

就在富涌投资入股合众科技前12天,其原本的合伙人恰好在2020年1月2日退出,富涌投资由两只珠海地区的基金接手,分别是珠海合源融达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珠海融达基金”)和珠海合源融泰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珠海融泰基金”)。

两位来自珠海的合伙人财大气粗,当天将富涌投资的注册资金从3千余万增加到17亿元。而他们大手笔注资的底气,来自背后真正的金主——恒大人寿。

公开资料显示,前述两只珠海合源系列基金,均由恒大人寿持股99.96%。其中珠海融达基金的认缴出资达22.51亿元,珠海融泰基金的认缴出资达20亿元,两只基金合计认缴出资超过40亿元。除了投向中发实业,这两只基金还接盘了不少其他地产公司的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合众科技在合众人寿旗下时,早在2010年斥资3千余万元拿下武汉东湖开发区一块6.7公顷的工业用地,此后该地块沉寂了近9年时间。直到合众科技被转入中发实业旗下,该地块开始频繁招标建设。

2019年11月,合众科技招标建设“合众人寿后援中心8#厂房”及“合众人寿后援中心1-7、9-12#厂房、地下车库”。2020,合众科技陆续发布中发科技金融产业园一期及二期的工程招标,招标文件中填写的工程地点为“光谷大道以东、大舒小路以北”,与合众科技10年前拿地的地块位置描述一致。

除了通过恒大人寿“曲线救国”,中发实业可能也和旗下保险公司合众人寿进行一些秘密交易。

前述合众人寿用于接盘恒大项目的其中三只基金,是从北京欣怡金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金桥科技”)接手的。

金桥科技原名为北京永泰金桥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永泰”二字,正是合众人寿大股东中发实业旗下常用的公司名称。目前,金桥科技的企业电话,与大量中发实业旗下的公司申报的电话一致。

也就是说,合众人寿从疑似大股东关联方金桥科技的手中接盘了至少三只大额基金。这些交易当中合众人寿究竟付出多少交易对价?最终资金是否流向大股东中发实业?

(责任编辑:张奕)
相关文章
四川大凉山血色彩礼:36.8万元,两条人命

四川大凉山血色彩礼:36.8万元,两条人命!如果不是跟全村“兜钱”,阿根日轨的父亲就凑不齐36.8万元彩礼。按照彝族古谚,为儿娶妻是父母一生中最大的责任。

1908 人浏览过
返回国内的曾被困缅甸中科院博士谈妙瓦底诈骗模式:与缅北差别巨大

昨天,9月11日,此前因“中科院博士被骗至缅甸事件”引发关注的当事人发文:我已于9月5日返回国内,因配合调查和个人生病不适的原因,一直未能发文。

3231 人浏览过
618购物节来袭 各路零售竞争激烈 消费者能否回归理性

几天后,疯狂的“6·18”就要到来,作为上半年电商行业最重要的大促之日,消费之战的“号角”早已吹响。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了解到,为了抓住消费者,多家电商平台打出“史上投入力度最大6·18”的口号。而面对商家打出的“低价牌”,多数消费者回归理性,不再盲目抢购、囤货。

3250 人浏览过
无证经营、价格欺诈,北京曝光8起医美典型案例

无证经营、价格欺诈,北京曝光8起医美典型案例。2022年9月起,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市公安局、市商务局、市卫生健康委、北京海关、市税务局、市网信办、市中医局、市药监局、市高级人民法院、市人民检察院等11部门开展为期半年的医疗美容行业突出问题专项治理行动,依法查处了一批医疗美容类违法案件,有效规范了市场秩序,促进了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3064 人浏览过